心思小站

-A A +A

点点收集 点点奉献

pingxiuhua5.7.jpg

 

文/绣华

        檀香基金会成立至今,转眼已十三年了。在一九九O年,当唯悟法师还未出家时,曾到台湾慈济去取经,根据证严法师的方法,就是以“细水长流”的筹款方式而积少成多。

         大约四十年前吧,跟随证严法师筹款的善知识只有三十人。他们劝募善款的方法是叫家庭主妇们把每天买菜的钱省下五毛钱,相等于马币五仙而已,一个月就有十五元来捐给慈济做善事了。

我与精神病患者阿祥共成长

 

文/瑞珍(爱心福利)

      第一次见到阿祥(非真名) ,无法相信他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之前对精神病患者有着一般的刻板印象:衣着邋遢,表情呆滞,语无伦次。当时跟着其他的组员去探望他时,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不过听说他的情况已改善不少,对外人没有暴力倾向,加上我们有五六个组员能够互相照应,我也放心了。

精神病者的生活

帮助别人,成长自己

 

叶福兴 笔于护法居

       辅导,在马来西亚并不普及。一般上,社会人士对辅导依然抱着许多错误的观念。这种现象,在教育并不普及的社群里更为显著。这些错误的观念将使到那些想向辅导员寻求谘商者,因无法面对外人的异样眼光及亲朋戚友的猜疑而裹足不前。

        除此之外,社会群众对辅导员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大了解。一般上,来接受谘商者,总是以为辅导员会替他们解决问题。有者甚至以为辅导员是魔术师,只要向辅导员倾诉自己的困扰,辅导员就会运用“魔力”把他从困扰中救出来。

师父,电话生病了

 

 

文/子平

         寺庙里的电话生病了,它们一整天都死寂沉沉,因此有些人感觉舒服多了,不须再为响个不停的电话烦恼;也有些人烦躁起来,急躁的追问为何电话没有反应?对於少用电话的人来说,在当时就可以表现冷淡平和,可以莫不关心,也可以无动于衷。

感恩在檀香

 

黄雁迎

 

        经过两天的职员共修会后,心中充满着无限的感恩。感恩师父的安排,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充实自己。

        内心的充实,激起我在这张白纸上写写几个字,与大家作简单的分享。在那里的生活,有如处于极乐世界似的。在共修期间,心中的混乱暂时平静下来。虽然混乱不能一时的离去,但相信如果我们能时常静修,它就会慢慢的消失。

        除了念佛共修,师父还带领我们行禅,阿、弥、陀、佛,句句佛号声,一字一脚步,由於大家都把精神集中在佛号声中和每一个踏实的脚步,走在整齐端庄的队伍里,这也教会了我们原来走路也是在修行!

参加电话辅导义工训练课程之后感

 

林玉枝

 

今年3月在报章上看到檀香寺福利组欲招收电话辅导义工,之后的几天就考虑着要不要参加?真是难下决定。问朋友要不要一起参加?他们给予的答案不外是没有时间,或者觉得自身问题已解决不了,哪来本事去帮人解决?这说得也是。再来,就是从家里去檀香寺要过一个海港,去不去呢?原本想助人的意愿也减退了,这是因为自身的问题也够烦的了,而且路途也蛮远的,能坚持得了吗?

从异度空间回来

 

小瑶

       当我被通知要我写这部戏的心得,我心奋得不得了。不因为什么而只因为这部戏可说是“张国荣”的最后一部戏。这部戏真的给我很多不同的感觉,不同的心得。
 
       第一次看这部戏是在“张国荣”未死前,它给我的感觉是……
 

       心理学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要医好病人还真的不简单,可是要把自己医好的话;讲真的还真的比医好病人还要难了。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心思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