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思小站

-A A +A

《 把心摆在哪儿》之五(记三坛大戒点滴) 福报

这一天,轮到我们上比丘尼戒坛。早斋后,开堂二师父报告九时到大殿集合。我们慢条斯理地走回寮房。突然班首匆匆走进来说:“快!快!搭衣上大殿,羯摩师父已在等了。”我们在班首的催促声中七手八脚搭上海青,背了瓦钵,披上五衣、七衣、九衣。我们这一组有个“慢郎中”,每一回都得等她。她手忙脚乱,不知该先穿哪一件?班首急得直跳脚,也只能要我们帮她穿。我们列队到大殿时已经迟了15分钟了。结果我们全班被引礼师罚跪香。

第二天晚课时,我们乖乖地跪香,整整跪了一小时。隔天晚课时,引礼师又要我们跪香,班首告诉她,我们昨天晚课时间已经跪了一小时。她说:“谁要你们自己定时间受罚,今天再跪。”我们都很听话,乖乖地又跪香,可是心里是挺不服的,不禁嘀咕:“这是哪一门的道理?!”回到寮房时,别一班的戒兄就笑我们:“你们还真有福报喔,连续跪两天香,真是破纪录!”想想也真是的,别人被罚时,都只跪15分钟,我们跪足一小时,还另加“花红”一小时,多好玩!不是福报是什么?

那位“慢郎中”很过意不去,说是她连累我们被罚。我们大家不约而同地说:“还真难得,全体戒子、引礼师父和引赞师父的眼光都投向我们这儿,多威风!”大家笑成一团,“慢郎中”更是笑出了眼泪!那是感恩我们大家没怪她的喜悦之泪。

传莲

院长说故事 27-08-2014

今天早上,院长与同学们分享了创办国际佛教大学的缘起后,以轻松的语气给新生们讲了几个寓意深长的故事。

故事一:耶稣和门徒
有一天,耶稣带了几个门徒出外。他们一行人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村子。他们在路边看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狗尸体。门徒们都掩着鼻子大喊:“好臭啊!真受不了,快走,快走!”耶稣一声不吭,走前去,伏下身子去看那具狗尸体。“你们快过来看,这只狗有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耶!”

寓意:
每一个人都有长处,就如广东俗语说的:“烂船都有三分钉“。我们和人相处,要常常去发掘他人的优点。以“沙堆里捡金粉”的心态,“观功念恩”的宽大的胸襟去包容他人,就会省却很多无谓的烦恼。

故事二 心中的一把尺

有甲、乙两个妇女去朝山。她们走在一个老婆婆的后面。起先,老婆婆还可以跟得上,拜了一段路程后,老婆婆的速度就越来越慢了。甲妇女不耐烦了,就一把把老婆婆推开,越过她了。乙妇女看到甲妇女这种无礼、蛮横的行为,很不以为然。可是,因为正在朝山,她只好忍着。到了终点,吃过了早斋,她就去见方丈。她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她气呼呼地说:“这个真太不讲理了!”方丈说:“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那是用来量自己,不是拿来量别人的!”

传莲报导

《 把心摆在哪儿》之四 (记三坛大戒点滴) 该相信了吧!

11月1日午后,是第二坛比丘及比丘尼大戒正授日。我一点儿也不紧张,因为据我推算最快也要到第二天早上才会轮到我。还有,首班中有同寮房的戒兄。这位戒兄是我们寮房的“开心果”。她出坛后肯定会“绘声绘
影”把戒坛内的情形详详细细地描述几遍。寮房内有两个人,她会讲一遍,待会儿再进来两个,她又会重述一遍,而且绝不会“偷工减料”。当第三批人或其他寮房的戒子进来时,她又会不厌其详,滔滔不绝地再说一次。我想:重复听几回,心里也就会更踏实了!

2日早上,开堂师父再三叮咛,要我们至诚忏悔。他说:“十位和尚一字排开,坐在堂上。坛场里是肃穆、庄严的。求受比丘尼戒的沙弥尼还得经过两场考验。先过了尼部的关,再到僧部去验证。僧部总共是二十师,十位和尚及十位和尚尼。有一些人真的是过不了关,功亏一篑是很可惜的!尤其是那些从国外来的戒子。”他接着说了一则有关“戒障” 的实例:有个戒子在初坛时平安度过,可是在等待进入第二坛时,他就开始病了。他不能下床,一坐起来就感到天旋地转。他吃不下东西,食物一进口就全吐了出来。这病来得有点离奇,看了医生也不见好转。躺在床上几天后,他只得“卷铺盖”回去。说也奇怪,他一返抵寺院,病也不药而愈了!开堂师父说:“你信不信‘戒障’这东西?我不是要吓唬你们,有的戒子还被抬出”坛场呢!”

传莲

《把心摆在哪儿》之三(记三坛大戒点滴) 终于妥协了

戒会进入第三周了。戒子们突然一个接一个发高烧、呕吐、拉肚子。戒场里的医师也束手无策,建议把病患送到公立医院去。这可忙坏了护法人员。起先是用小车子把戒子们载出去,后来因为病患人数不断上升,就改用客货车。

我也被感染了。起先是觉得肚子涨风,接着是想呕吐。可是。冲到净房好几回都没呕出来。一直挨到傍晚才把憋了一整天未消化的食物全吐了出来。第二天,开始泻了。我只跑了两回厕所就脚软了。我通知班首,想休息,不去听课了。班首一听说我病了,十万火急叫我去看医生。我坚持不去,我说我自己有药,差点儿没把班首气死。同寮房的戒兄们看劝我不听,开玩笑说:“你明天如果发高烧,我们就把你摔出门外,免得把病传染给我们!”

我不去看医生的最大原因是,我们的戒场已经结界了。为了守护我的戒体,我除了虔诚地求菩萨慈愍我,一定要成全我乞受具足戒的苦心。我也哀求他(我的病体)好好跟我合作,不要难为我。我宁可病死在戒场,也不会出界。我要他(我的病体)与我妥协,下午就要让我能站起来,上大殿参与具足戒正授演礼。我在念佛号声中,睡着了!

到了午斋时间,班首叫醒我。我洗了一把脸,精神多了。我大踏步地上堂去了!午斋后,我继续休息。结果,我精神奕奕的全程参与具足戒正授演礼。演礼结束后,我高兴地向他(我的病体)道谢。谢谢他(我的病体)的妥协。

传莲

与爱同行 - 老菩萨用心看世界

组屋的走廊,时而宁静,时而吵闹。不时传来小孩子们的嬉闹声,中间还夹杂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鸟鸣声。与外面世界不同的是,在这组屋的其中一个单位住着一位仿佛与世隔绝的老人家。因为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也分不清经过了几个白昼与黑夜,老人家的大部分时间,都会选择呆在家里。但是,又有谁知道,她心里极度地渴望走出家门,与屋外的人们聊天。

坐在轮椅上满头银发的老人家是罗阿嬤,今年已经98岁。七岁那年,手术的失败,让她的视觉从此与色彩的世界告别。幸运的是,罗阿嬤身边有着家人们的陪伴与支持。视觉上的缺陷,也使罗阿嬤的父亲更加疼惜这个女儿。为了避免被人欺负,时时把年幼的罗阿嬤带在身边。因此她与外界人士接触的机会显著的减少啦。罗父亲逝世后,侄女也乐意负起照顾罗阿嬤的责任。光阴似箭,罗阿嬤的侄女也到了需要被照顾的年龄,对于许多的需要体力的活动已是有心余而力不足了,但她仍任劳任怨地坚守在罗阿嬤身边。

2006年的一通寻求帮助电话,让一群身穿蓝衣制服的檀香爱心福利中心义工们与罗阿嬤结下了不解之缘。整合资料与资源后,胸襟上挂着檀香义工卡的义工,手拎着大包小包的物资,带着欢喜心向着罗阿嬤家出发。

文: 魏宛棋

签署学术合作备忘录花絮

几天前受唯悟法师委托帮忙載送韩国贵賓前往国际佛教大学签署学术合作备忘录。 6月23日供僧法会结束后,我们一行人匆匆趕去泰南。抵达大学后已是傍晚时分。贵賓们参观大学后,便与唯悟法师签署备忘录。此团共有六位韩国嘉賓。队长为留学英国伦敦大学的李治兰博士。李博士目前为海东经典学院院长,也从事翻译工作。队友有韩国東国大学‘Dongguk University’ 主席 Dr. Hu Sung –Hyun、韩国南傳长老会Ven Sambuddha Sasana Jotika Sanganayake Maha Thero長老、二位東国大学硕士班研究生与一位女教授。Dr Hu 代表東国大学‘Dongguk University' 与国际佛教大学签署备忘录。

当天晚上感恩秀清师姐安排我们在一幢环境优雅清静的别墅过夜。隔天大清早起身就遇見Ven Sambuddha Sasana Jotika Sanganayake Maha Thero長老在散步。因言语不通,彼此只能点头打招呼。

智者调心,愚者调境

这是一个炎热的傍晚,我拎了公事包走到停车场,无意间看到檀香寺主厨廖保元师兄悠哉闲哉地在散步。心想:大热天,他怎么可以这么享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走前去和他搭讪。聊着,聊着,我们聊起从前。廖师兄说:“我17岁离开学校后就去当厨师,到今天我还是拿着一把镬铲。”

当我向他求证听来的故事:他曾经是吉隆坡某家大酒家的主厨,小有名气。他以淡定的口气说:“我们家是从事饮食业的。我的祖父从中国广东来到马来西亚北部的一个小市镇---仁丹。他把广东的厨艺在我们家族中‘发扬光大’。我从小受家人影响,对烹煮发生兴趣,也学得了几样拿手好菜肴。辍学后,因为向往大都会的生活,我去了吉隆坡。我从学徒开始用心地学习,很快的就成了主厨,也煮出一个春天来。因为少年得志,我的生活开始糜烂。” 对于过往一般人认为“风光繁华”的日子,廖师兄只用了八个字形容:“醉生梦死,不堪回首”,也不愿多谈。

《 把心摆在哪儿》之二(记三坛大戒点滴) 你要放手啊!

安单、分班后,已经是下午3点钟了。开堂师父要我们把心“收好”、“守好”。他说接下来的32天将是一连串既紧凑又紧张的日子。他说每天晚上一个半小时的忏摩,大家一定要以惭愧心,专心一致地把无始以来,身、口、意所造的恶业忏除,不然,登坛时戒障现前可麻烦了!

这一天,在演礼时,开堂师父教我们穿、卸海青,搭、折五衣。我在自己的寺院学习折海青的方法与戒场教的,大有出入。我看开堂师父演礼了几次,以为可以掌握了,谁知到第三个步骤时,却怎么也无法继续。翻过来,转过去,弄了半天,还是没办法。

这时,只好找救兵了。正好后面有一个年长的戒子正在向一个年轻戒子学习。我拿着折了半途的五衣走过去请教她。她一看,说道:“你的左手要放开啊!你两只手都抓着海青,哪来的手继续折呢?”给她一提醒,才恍然大悟!我遵照她的说法,把左手放开!嗨,空出了手,我就能继续下一个步骤了!

曾经看过也听过星云大师讲“空、有”。他是这样譬喻的:你必须把袋子空了才可以装钱;这个场地必须空了,你们才可以坐在这儿听我说法。当时,我是明白其义理,却没深入地去探讨、体悟。今天,一个小小
的动作,这个浅显但难实践的“空、有”大道理让我受用无穷。

传莲

怀念絲絲 ~~ 无语良师

絲絲,6月3日在檀香义工交流站,得知妳的骨灰已运回梹並已入龛,安放在檀香寺三圣殿二楼。我在6月5日(念佛三日共修会报到日)那天去三圣殿欲瞻仰妳,思念妳想和妳说说话,因为隔天我要啟程去美国旅行了。但因为匆忙中记错龛位号码6062为6260,找了半个钟头也找不到,因缘不俱足下只能决定旅行回来后再来看妳!

屈指一祘,妳离开我们已有兩百多个日子了。虽然无情的光阴在弹指中流逝而去,花开又花谢,但我们包括妳的家人及朋友,对妳的思念却是深深和切切的! 絲絲,老妈妈是多么的惦念妳,她哭说她连做夢也夢见妳来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做布施!多伤痛的思念,闻者心酸!追忆起妳生前的种种善行义举,妳可掬的笑容,开朗的笑声,无私的爱心付出,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记得去年(2013年)精进佛七暨短期出家戒会圆满日的早上,一位义工菩萨

文:叶秀欣

《把心摆在哪儿》之一 (记三坛大戒点滴) 报到

我背了简单的行李,带着兢兢业业的心情,远赴台湾基隆市灵泉禅寺参加三坛大戒,乞受比丘尼具足戒。把报名表格寄出去后,我就开始做准备,祈望能乞得上品上戒。师兄真觉法师教我如何纳受戒体,真愿法师教我展具、起具及如何全心全意融入。我除了背念《毗尼日用切要》,还上网收看其讲解。很幸运给我找到了空海法师于2010年 在灵泉禅寺三坛大戒戒会上讲解《毗尼日用切要》的录影片。我重复听了三遍,但是还有很多没能记下来,年纪大了学什么都比人家慢半拍。

我们的男、女监院真如法师及真信法师送我和真照法师到机场。当时,师父上人在国外,我还是通过电邮向他告假的呢!真信法师说她最不放心我的健康情况。她殷殷叮咛要我好好忏悔,祝愿我把上品上戒带回
来。入闸前,真如法师把一直带在身边的一串念珠交给我说:“带着它,这一串念珠有师父上人的祝福!”我噙着泪水接过它。带着众师兄的祝福,我登上了飞机。

抵达寺院时已是傍晚5时了。知客师父让早一天到的戒子暂时住在3楼。药石时间,一位护法菩萨带领我们到斋堂。那时天已经黑了,她领着我们东拐西弯到斋堂。用完斋要倒回寮房时,我这个没有方向感的人,迷路了!转啊转,最后,在另一位戒子的带领下,才走出“迷宫”! 心想:登坛时可要认清方向喔!

传莲

Pages

Subscribe to RSS - 心思小站